運動巷仔內/「大谷」根尾?二刀流登板狂飆150公里 | 運動 | NOWnews今日新聞 ...
芬蘭製造的 Suunto 近日推出 Suunto 5 Peak GPS 運動手錶,以39g超輕巧錶身做賣點,不論冒險、運動訓練或一般日常活動,即使長時間配戴亦不會為手腕帶來額外負擔。 Suunto 位於芬蘭的總部及工廠完全採用可再生能源供電及生產,超過85%的 Suunto 產品都是由可再生能源生產,貫徹品牌對於可持續發展及環保的堅持。 Suunto 5 Peak GPS 是一款輕巧的「一體式多功能運動手錶」,同時具冒險、訓練及日常三種生活模式,能夠透過手腕追蹤心跳率及恢復狀況,擁有 80 種運動模式,包括跑步、單車、游泳等多種運動,監察血氧、脂肪等多種關鍵運動數據。除了透過 Suunto 流動應用程式檢視各種訓練成果,更可以連接Strava、Training Peaks 或 Komoot 等多種運動應用程式。手表採用耐用的不銹鋼錶圈及塑料錶面,無論是陷於泥濘還是狂風之中,Suunto 5 Peak GPS 依然能發揮其強大性能。另外,Suunto 5 Peak GPS 具有出色的電池續航能力,能在探險模式下擁有長達100個小時的 GPS 記錄能力。 淨重39克 Suunto 5 Peak GPS 能夠透過其 GPS...
台東縣府運用公益彩券基金今天辦理「高齡者運動暨延緩失能照護計畫」,帶領長者動起來,提升健康身體。社會處表示,計畫共51個社區照顧關懷據點及原住民族部落文化健康站參與,預期約1300名長者受益。 社會處長陳淑蘭說,這項計畫由社會處與原民處結合國立台東大學共同合作,盼透過東大運動與健康中心的體適能指導團隊帶領,利用輕鬆好玩的活動,讓長輩動起來,提升健康身體延緩失能。 東大指出,依據過去累積的體適能數據分析,調整今年的活動課程,除強化柔軟度部分的運動,也利用生活周邊工具當作運動輔助器材,帶入正確增肌觀念及新興健體知識,讓長者親身調整、修正姿勢。 「有專業老師教導,運動變輕鬆好玩。」參與計畫的75歲林姓阿嬤說,以前運動她都是散步為主,加入文健站後,學到很多運動知識,像是家裡的沙發,也是可以當運動輔具,簡單不怕運動傷害。 ...
自 2020 年 Honda 發表新一代 Fit,憑藉全新外觀、動力取得優異的銷售表現,台灣市場也在去年導入,尤其去年底登場的 e:HEV 版本獲得不錯市場迴響,而日媒透露,日規 Fit 即將在今年 6 月推出新車型。 新一代 Fit 有望在今年 6 月推出 RS 運動化版本。 根據日媒《最新自動車情報》報導,目前日規 Fit 提供五種不同車型,準備在今年 6 月推出全新 RS...
時尚迷和健身迷注意!Dior 2022年在台灣開了Dior Vibe 系列限定店,現場不但有最新一季Dior 全新包款,還有跑步機和運動器材,太好逛!整建概念店展現女裝創意總監 Maria Grazia Chiuri 為 2022 早春所構思的 Dior Vibe 時裝配件系列,呼應本季運動精神,更與全球奢華健身器材與數位健身科技領導品牌 Technogym 破天荒打造全新限量發行的“Dior and Technogym”限量健身運動器材,從跑步機和多功能健身長椅等時髦登台,就在台北信義區 Bellavita 寶麗廣塲期間限定店登場,不但有專業人員可以帶你親自體驗,還有各種時髦球鞋包款配件等你來逛街。 認識 Dior Vibe 系列 Dior Vibe 系列結合品牌一貫的優雅精神,加入運動風格,打造一系列服裝,包涵用高科技面料打造寬敞俐落的剪裁輪廓,搭配重新設計的緊身褲、運動型內衣和套頭夾克等風格必備單品。並將品牌的星星符號與Oblique 面料等鮮明新穎的圖樣賦予時裝與配件新風貌。而Dior Vibe 包款是融合運動風格而生的奢華配件:保齡球袋版本的 Dior Vibe 將運動鞋底裝飾的厚底橡膠幸運星刻痕移植於袋身底部;黑色或白色籐格紋皮革打造的新月型 Hobo 肩揹版本,以兩條揹帶實現多樣混搭造型。還有白漆面的 Dior Tribal 耳環以鍍金鏈條連結無線耳機,兩者咫尺之遙的距離象徵品牌對工藝細節的拿捏。 Dior Vibe 健身限定店登台 亮點1:...
2021/12/10 轉角24小時 【2021. 12. 10 尼加拉瓜/中國/台灣/美國】 尼加拉瓜的背叛?友邦斷交背後被制裁的「獨裁者鐘擺」 「不給錢,就搗蛋...為什麼總是交到『這種朋友』?」與我國邦交多次分合的中美洲國家——尼加拉瓜——9日突然無預警宣布與中國建交,除中華民國-尼加拉瓜即刻斷交外,尼國政府也即刻發表高調的「轉向誓言」,強調中華人民共和國才是「全中國的正統代表」,「台灣只是中國神聖不可分割的其中一部份。」極為難堪甚至現實到無情的轉向手段,也讓我國的全球正式邦交下降至最後14國。 尼加拉瓜「棄台迎中」的外交轉向,被認為是尼國總統奧蒂嘉(Daniel Ortega)的直接命令。儘管被國際視為「獨裁者夫婦」並嚴加制裁,但奧蒂嘉在台海兩岸兩岸鐘擺遊走的複雜歷史,卻也讓尼-台邦交一直以來都不甚穩定,本回的斷交事件亦再度與「金援外交」有所相關。 像是英國《金融時報》的內幕報導,就稱奧蒂嘉之所以選在此時「叛盟中華民國」,就是因為11月大選後向台灣政府「索討1億美元加碼金援未果」而一怒轉向——但據稱這筆1億美金的承諾借貸,其實已得到蔡英文總統的授權同意,卻遭台灣的銀行「拒絕放貸」,原因是尼加拉瓜的奧蒂嘉政權正因為選舉舞弊與獨裁暴政,正遭美國、歐盟、英國與加拿大的「聯手經濟制裁」。 ▌前情提要:〈在「中華民國」走了之後:馬拉威的斷交國記事〉 綜觀尼加拉瓜政府公告與中國官媒的系列回應,奧蒂嘉總統本回斷交中華民國的爭議手段,是事前保密到家的一系列「拂曉突襲」——台灣時間12月10日清晨,尼加拉瓜外交部先是突然宣布「與台灣斷絕外交關係」,隨即與北京共同發出「正式建交中國」的新聞。接著我國外交部大約在10日上午7點左右發出官方回應,除了確認與尼國中斷邦交外,駐尼使館、駐外所有合作團隊也都將即刻啟動斷交撤退。 但台灣的反應發出不到兩個小時,尼加拉瓜派出的「建交代表團」——團員包括奧蒂嘉總統的兩名親生兒子——就已經出現在中國天津,與中國外交部高調會談。到了上午11點左右,中尼兩國外交團隊更在中國各大官媒的「現場直播下」,簽署了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尼加拉瓜共和國關於恢復外交關係的聯合公報》,雙方多次在會場上重申「一個中國...台灣是中國領土」的立場發言,接著就敲鑼打鼓地約定將盡快互派使館並指定雙方大使。 在直播「中尼復交」的新聞過程中,中國外交部、對外官媒等一條龍的對外宣傳機器,也以《環球時報》為首,於新聞公告、對外社群網站上發表了一系列的宣傳直播。像是一向言行爭議、但卻被認為是極具官方立場代表的《環時》總編輯胡錫進,就一如預期地表示:「尼加拉瓜宣布承認一個中國,並與台灣斷交。這是蔡英文當局囂張得瑟付出的應有代價。這件事發生在美國召開所謂『民主峰會』之際,也是給華盛頓的一記響亮耳光...尼加拉瓜不會是與台斷交的最後一個國家。台灣還剩下14個小『邦交國』,它剃光頭是早晚的事。#V光計畫#」 此外,以「外交戰狼」形象為國際所知的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、中國駐聯合國大使張軍...等外交部名嘴,亦都高調表示對尼加拉瓜「復交中國」的歡迎,並將此一事件稱作是「中國『外交戰』的漂亮勝利」。 尼加拉瓜與中華民國的外交關係,最早建交於1930年。在冷戰時期,兩國雖是同屬「民主陣營」的右翼國家,但卻各自處在威權統治將近半個世紀,尼加拉瓜也由被美國力挺支持的獨裁者——蘇慕薩總統家族(Familia Somoza)——強力統治,一直到1979年被左翼游擊隊「桑定民族解放陣線」推翻垮台為止。 當時推翻蘇慕薩家族統治的桑定黨人領導,就是一路與獨裁者抗爭、但如今自己卻成為國際認證獨裁者的奧蒂嘉總統。奧蒂嘉在1979年打倒蘇慕薩家族後,也於1984的總統大選中勝利上台,接著他就在1985年與中華民國斷交,因冷戰光譜與內戰經驗,轉向建交中華人民共和國。 1985年奧蒂嘉的斷交決定,也是中華民國-尼加拉瓜外交史上的「第一次斷交」。但執政不穩的奧蒂嘉政府,很快就在1990年的大選中輸掉政權,接替的總統查莫羅夫人也很快宣布「恢復邦交承認中華民國」。雙方第二次建交後的外交互動,也就一直持續到2021年12月9日。 雖然老兵不死的奧蒂嘉,在2006年重新勝選上台,並透過一系列的強行修憲與政治打壓手段,極大程度地囚禁、逮捕、壓迫並消滅了民間反對派的政治力量。但二進宮的奧蒂嘉這回卻選擇維持與中華民國的邦交——儘管在檯面下,奧蒂嘉政府屢屢放出斷交轉認中共的風聲、並以此不斷索求台灣加碼對尼的信用借貸與金錢援助,但雙方的關係卻一直地徘徊在「中度風險」的微妙狀態。 尼加拉瓜遊走兩岸、明明是友邦卻時不時用小動作威脅斷交的詭異互動,一直是讓台灣方面非常頭痛也忌憚的難堪問題。特別是近年來,奧蒂嘉為了鞏固獨裁權力,不僅先是在2014年強行修憲,廢除了總統連任限制,2016年他更指派自己的妻子穆麗優(Rosario Murillo)為副總統與自己搭檔參選,尼加拉瓜「家天下」的狀況自此開始急遽失控。 2021年11月,尼加拉瓜原本要進行總統改選,但反對派、包括對奧蒂嘉夫婦失望而離開桑定運動的其他左翼派系,先後推出的30幾位候選人都被奧蒂嘉政府,以「危害國家安全/危害國家主權」的模糊控罪逮捕入獄——於是在有名挑戰者慘糟「應抓盡抓」後,奧蒂嘉也在11月大選中以75%的壓倒性得票「如願連任」。 然而奧蒂嘉夫婦的「強制連任」手段,卻遭到國際社會與尼加拉瓜民間的強烈譴責,除了投開票前的嚴重舞弊問題之外,民間NGO與政治異議團體也都無法接受奧蒂嘉操弄大選的結果。除此之外,在選前選後,以美國、歐盟、與美洲國家組織(OAS)為首的西方國家,也都嚴厲地譴責奧蒂嘉政府集合暴力、貪腐、威權獨裁的「民主操弄」,並因此加碼對尼加拉瓜政府與高官的「國際經濟制裁」。 像是西班牙籍的歐盟外長波瑞爾(Josep Borrell)與美國總統拜登,在11月7日奧蒂嘉「宣布勝選」後不久,就極為憤怒地發表了一段制裁通告與譴責聲明:「既不受民意歡迎、也沒正當取得民主授權,如今的尼加拉瓜已被奧特加與穆麗優家族改造為『專制國家』,眼下的一切暴政和當年的蘇慕薩家族如出一轍,這本該是奧蒂嘉與桑定黨人40年前搏命對抗的暴政——但如今我們看到的,卻是一場既不公平也不自由的『選舉啞劇』。」 接著美國聯邦政府就與歐盟、加拿大與英國...等政府,就以人權侵犯、嚴重貪腐、民主破壞與一系列的政治犯罪與針對性迫害是問題,接近同步地擴大對尼加拉瓜政府與奧蒂嘉親信高官,展開一系列以國際經濟風索為主的「加碼制裁」。 正是此時,奧蒂嘉政府才再次找上台灣提款——根據《金融時報》的消息說法,奧蒂嘉大概是在11月7日「連任勝選」後,趁著台灣官方禮儀傳統的致電道賀,向蔡英文總統提出「1億美金以上的加碼金援」。 奧蒂嘉政府之所以要求台灣追加1億美金援助,主要就是為了緩解美國經濟制裁的壓力——因為美國聯邦政府在11月爭議大選過後的緊縮制裁,不僅直接把「尼加拉瓜內政部」列入了國際制裁對象,奧蒂嘉本人的國家安全顧問也因為「主導中央官員詐取海關進出口關稅貪腐」而遭美國國務院點名為下一階段的制裁對象。「當時,蔡英文總統『同意』了奧蒂嘉的1億美金請求,但這筆來自台灣的援助貸款卻始終沒有發出。」 《金融時報》引述兩名消息人士的說法表示:蔡英文政府雖然同意援助奧蒂嘉,但該筆信貸卻被台灣的銀行界「拒發貸款」,原因是尼國政府指定的收款單位與用途,似乎與「美國制裁清單」相互衝突,因此擔心因此觸犯美國規定、並惹火華府的台灣銀行圈,才一直無法把錢匯進尼加拉瓜,「這很可能是促使奧蒂嘉轉投中國,藉此報復、外交羞辱美國與台灣的原因。」 雖然《金融時報》的報導說法,把這筆「援助款周轉失敗」視為奧蒂嘉惱羞成怒的斷交動機。但尼加拉瓜一直存有「轉投中國」的想法,其實也一直是國際外交圈公開的秘密。例如說今年年中的WHA大會上,尼加拉瓜就曾故意不按照承諾替台發聲,各種「給台北看臉色」的爭議敲打,也讓雙邊互信一直有所嫌隙。 不過尼加拉瓜的斷交事件,雖然讓國際輿論——特別是美國——擔心起,中國可能緊接追加的「斷交潮攻勢」,因為在疫情與全球經濟壓力的衝擊下,同樣與台關係出現雜音的宏都拉斯、巴拉圭,國內同樣發生反獨裁抗爭的史瓦帝尼、甚至是教廷,與中華民國的邦交也都曾在過去一年內出現危機。 但像是熟悉兩岸戰略的美國學者葛來儀就認為,中國對台灣的「斷交潮戰略」大概只會引發難堪的反效果,並促成美國、日本、歐盟等西方國家擴大挺台的「鐘擺效應」。 收看更多文章,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: (function(d, s, id) { var js, fjs = d.getElementsByTagName(s); ...
集結adidas旗下所有品牌支線、限定販售商品、Blue Version系列等,以最高規格品牌旗艦店Brand Center形式落腳信義區。在開幕記者會更邀請來引領起運動熱潮的#TeamAdidas東奧選手們:網壇傳奇盧彥勳、鞍馬王子李智凱、臺灣最速男楊俊瀚、跨欄一哥陳傑、射擊甜心吳佳穎與 adidas Originals代表鄉民女神吳卓源一同站台,發表每個人的無畏宣言!其中最受時尚迷矚目的Blue version系列,這次也將進駐adidas Brand Center信義品牌概念店,正如其名以經典原創藍貫穿整個系列,巧妙融合運動、休閒與時尚日常,結合質感布料與突破常規的巧妙剪裁,大膽展示出運動時尚的更多可能。無論是風格拼接設計風衣、修身剪裁運動褲或襯衫,oversize時髦運動上衣...每款單品都深受潮流ICON推崇。adidas Brand Center信義品牌概念店地址:台北市信義區松壽路18號電話:(02) 2723-8967營業時間:11AM-10PM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YHyhpZmNBCw
【體路專欄】阿基里斯跟腱(Achilles Tendon)是一條位於足踝後側的肌腱組織,也是人體中最大和最重要的一條跟腱。不少體壇名將都曾經因為阿基里斯跟腱受傷而退出比賽,其中包括美國職業籃球運動員杜蘭特(Kevin Durant)、美國網球運動員小威廉絲(Serena Williams),以及中國「欄王」劉翔等等。 不少人會把「跟腱」與「韌帶」兩者混淆。事實上,跟腱(Tendon)負責將「骨肉相連」,即把肌肉連接骨頭;而韌帶(Ligament)則負責把「骨骨相連」,即將骨頭互相連接。而負責「骨肉相連」的阿基里斯跟腱,其上方連接三組主要肌肉,分別是腓腸肌(Gastrocnemius Muscle)、比目魚肌(Soleus Muscle)和蹠肌(Plantaris Muscle),而下方則連接足部跟骨,將肌肉收縮的力量傳到連接的骨頭,使腳跟抬起來。因此,不論走路、起動、跑步、蹬腳,以至跳躍等等動作,都需要依賴阿基里斯跟腱傳遞力量。假如阿基里斯跟腱受傷、甚至撕裂的話,絕對是運動員的惡夢。 在醫學層面,當任何組織出現撕裂的情況,我們都必需要先探討最基本的問題核心:為什麼它會撕裂呢?診斷阿基里斯跟腱撕裂時,先要判斷在撕裂之前,跟腱本身是處於正常的狀態,還是病態的呢?打個比喻,當吊橋斷裂,也要思考到底大橋斷裂前結構是否正常?如結構正常,可能要遇上極度強烈的外力因素才會導致斷裂。相反地,假如吊橋本身已經嚴重生鏽,輕微颱風亦有機會帶來影響。 回到阿基里斯跟腱斷裂的問題上,如果患者的跟腱本身處於正常狀態,但在踢足球時被其他人從後「剷跌」而引致嚴重創傷(即跟腱遇上強烈的外力因素而致斷裂),其處理方法一般都是透過手術治療。相比起其他保守的治療方法,手術治療的好處是令跟腱更強壯,遇上再次撕裂或斷裂的機會率亦較低。加上現時科技進步,手術治療的技術亦由傳統手術方法進步為微創手術,風險亦相對較低。在香港,不少修復阿基里斯跟腱的手術都以微創方式進行。 然而,如果阿基里斯跟腱本身已經出現病變,情況則較為複雜。病變的病徵包括持續出現腫、痛,或在運動後跟腱的位置時常出現不適感等等。在此情況下,患者應盡快尋求醫生或專業的物理治療師的意見,對症下藥。一般來說,醫護人員會建議患者做強化運動或衝擊波治療,因為上述治療能有效地改善阿基里斯跟腱的問題。現今社會科技發達,網上不乏與運動和治療相關的影片或資源,不少病人認為可自行做強化運動或治療,無需醫護人員的指引。然而,治療的重點是適當負重(optimal loading)和漸進式負重(progressive loading),專業醫護人員能為患者跟進康復進度,當進度達致某個水平後,便可設計下一步的治療方案和適當的負重訓練。 值得注意的是,假如物理治療或其他非入侵式治療方法,仍未能解決阿基里斯跟腱出現病變的問題的話,醫生有機會採用其他治療方法,例如藥物注射。以往,注射類固醇是一種頗為常見的方法,但由於類固醇有機會增加跟腱斷裂的機率,因此,目前的趨勢傾向減少使用類固醇,改為注射啫喱或血清素(俗稱PRP)。普遍來說,注射血清素的治療效果不錯,可是,目前仍未有相關科研數據指出注射哪一種藥物才最為有效,我們仍需要等待更多相關研究數據。 若患者的腳跟後方持續地出現痛楚時,醫生大多會安排X光和磁力共振檢查,進一步找出問題原因,其中一個常見的問題是哈格倫氏症候群(Haglund’s syndrome)。Haglund’s syndrome是指患者後跟骨的位置突起呈拱形,當步行、跑步或按壓時,突起的後跟骨經常與跟腱磨擦,久而久之令阿基里斯跟腱容易出現發炎和病變。治療方法主要是透過微創手術,利用微創內視鏡將突起的骨磨平,令跟腱不再受壓。然而,假如未能及時接受治療,阿基里斯跟腱有可能因長期受壓而處於霉爛狀態,甚至很大機會斷裂。 在這情況下,醫生會為病人施行清創手術,將病態的跟腱切除,然後再進行修補。若情況非常嚴重,更有機會需要轉移其他位置的跟腱,以修補和重組阿基里斯跟腱。不難想像,修補和重組是一個更大更複雜的手術,復康時間亦較長。事實上,大部份情況非常嚴重的病人在接受手術後,其運動機能和功能也無可避免會變差,完全復原的機會率較低。筆者曾經有一位熱愛籃球的病人,其跟腱問題拖拖拉拉了接近一年多,情況非常嚴重,最後需要進行清創和跟腱轉移手術,患者雖然未能完全回復受傷前的狀態,但起碼可重回籃球場入樽。 最後,筆者希望透過本文帶出一個老生常談的訊息,就是「病向淺中醫」。運動後,若感覺腳跟後方位置有疼痛、腫或其他不適感,建議盡早檢查清楚,在跟腱尚未撕裂、霉爛或出現其他不能挽回的情況之前,簡單地把傷患好好處理。 【香港運動醫學及科學學會】 凌家健教授香港運動醫學及科學學會醫生委員會委員(2020-2022年)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矯形外科及創傷學系(骨科)助理教授 Post Views: 611
總統蔡英文今天指出,從奧運到帕運,主辦國日本在疫情下排除萬難,把全世界頂尖選手齊聚在東京,展現出和平、多元與團結的信念,用運動競技鼓舞了人心,「謝謝日本,我們將帶著這樣的力量,繼續迎接挑戰」。 蔡總統晚間透過臉書指出,東京帕運順利落幕,感謝每位選手全力奮戰,帶來難忘的感動。 蔡總統說,這次帕運,代表團10位選手的精采表現,讓更多人看見帕拉選手的努力,也更能感受到每一種運動的魅力。「期待在帕運過後,我們都能持續支持身障朋友愛運動、動無礙」。 蔡總統指出,她也要謝謝辛苦付出的教練、隊醫、運動防護員和所有的後勤團隊成員,因為有專業的團隊,才能成就選手們最棒的表現。另外,在場上專業執法的裁判與負責選手分級的分級師,都有來自台灣的代表,「都是我們的帕運英雄」。 蔡總統說,從奧運到帕運,主辦國日本在疫情下排除萬難,把全世界頂尖的選手齊聚在東京,展現出和平、多元與團結的信念,用運動競技鼓舞了人心。「謝謝日本,我們將帶著這樣的力量,繼續迎接挑戰」。 ...
奧運有個項目,運動員要落水、要騎馬、要耍劍、要射擊還要賽跑,他就是在一般運動會難得一見的項目「現代五項」(Modern Pentathlon)。 現代五項傳說 19世紀拿破侖軍隊受敵軍圍困,一名年輕法國騎兵穿越敵陣送信時,先遭到敵人以利劍攻擊,之後再以槍火還擊。騎兵失去馬匹後,先要游過急流,再以跑步將信息傳回總部。1912年斯德哥爾摩奧運會,就依這個傳說創立了「現代五項」,以考驗運動員的耐力及綜合運動能力。這項運動自1912年成為奧運項目後,一直舉行至今。 五大項目 五個項目要求的運動能力甚為不同,自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後,這個項目基本上於一天內完成,不過東京奧運就分為兩日。 劍擊排位賽 採用重劍,每回合1分鐘的循環賽,戰績最好運動員獲最多積分。 游泳 200米自由式,排序依照選手同項比賽最佳成績排列。 劍擊獎勵回合 比賽採淘汰制,每場對決持續30秒。運動員每贏得一個對決,就可獲1分。 馬術 馬術障礙賽,馬匹由大會提供,選手需於賽前20分鐘與馬匹相處及熟習場地。男女子組分別策騎450及350米,跨越12與15個障礙。 激光跑 根據前三項總得分排位,運動員必須用激光手槍,在50秒內完成4組射擊,每組包括五個靶,射擊距離為10米,期間還要完成800米賽跑。賽事的難度,在於要在跑步過程中要保持速度,射擊過程中又要控制好呼吸,在盡量平靜狀態下完成射擊。 參考: olympics.com 自細肥仔一名,後來因發現患有脂肪肝,決心多做運動注重健康,曾參加並完成毅行者,關注所有健康資訊。 分享連結:

最近的帖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