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麼是和平抗議?為什麼常看到綠色和平進行抗議?抗議就能改變世界? –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| 臺灣

作者: Greenpeace 綠色和平

當代知名人類學家瑪格麗特・米德曾說:「永遠別懷疑一小群有志之士能改變世界。事實上,也唯有這種人改變過世界。」 少數人要如何改變世界?其中一個方式就是「和平抗議」。主張廢除奴隸制的非裔美國人特魯斯、為美國女性爭取投票權的蘇珊.安東尼、領導印度獨立的聖雄甘地,還有美國民權運動領袖金恩博士,都曾以和平抗議的方式,促成倡議的成功。

在哈佛大學政治學家錢諾維斯(Erica Chenoweth)的著作《和平抗議何以有效:非暴力衝突的策略邏輯》中,透過彙整、研究 20 世紀的 323 場暴力及非暴力活動,發現和平抗議(Peaceful Protest)是改變世界政治最有力的手段。研究發現,儘管影響因素有很多,但當有超過人口 3.5% 的民眾參與抗議時,就能帶來重大的政治變革。

研究更指出,非暴力運動達到目標的可能性,是暴力運動的兩倍,有 53% 的非暴力運動導致了政治變革,而武裝運動則為 26%。這當中有一部分是人數原因。錢諾維斯表示,非暴力運動可以召集到更多的人參加,參與人群更為廣泛,會嚴重擾亂正常的城市生活及社會運轉,因此更容易成功。

什麼是和平抗議?

和平抗議是用於實現社會變革的策略總稱,包括非暴力直接行動、抗議遊行、創意表演、象徵性行動以及某些形式的公民不服從和公民抵抗。無論採取何種策略,抗議者都致力於以非暴力的方式行動。

著名的「槍炮與鮮花」照片由攝影師Marc Riboud攝於1967年,17歲少女 Jan Rose Kasmir 在美國五角大樓外參與反越戰抗議行動。該照片成為60至70年代,美國反暴力的「Flower Power」運動的標誌性照片。© Marc Riboud / Magnum Photos
著名的「槍炮與鮮花」照片由攝影師Marc Riboud攝於1967年,17歲少女 Jan Rose Kasmir 在美國五角大樓外參與反越戰抗議行動。該照片成為60至70年代,美國反暴力的「Flower Power」運動的標誌性照片。© Marc Riboud / Magnum Photos

非暴力並不一定意味著友好、順從或沒有干擾。正如您將在下面敘述看到的,有時必須對有害或不公平的制度進行破壞,才能使其變得更好。

每個行動者都有自己採取行動的理由,並自行決定立場界限在哪裡。但是綠色和平組織的行動者——無論所反對的行動有多麼暴力——都完全是非暴力的,因為綠色和平相信暴力只會導致更多的暴力。

1971年,綠色和平首次行動,迫使美國終止安奇卡島核子試爆計畫。© Greenpeace / Robert Keziere
1971年,綠色和平首次行動,迫使美國終止安奇卡島核子試爆計畫。© Greenpeace / Robert Keziere

綠色和平對非暴力的承諾有助於通過保持局勢平靜,確保行動者和其他所有人的安全。這也確保了媒體及大眾將注意力聚焦在問題本身,而非行動者的行為及個人故事。然而和平抗議並不總是得到和平的回應。回顧歷史上,許多促成社會體制改變的行動者,都是曾經歷過公權力殘酷,甚至暴力對待。

1985年7月10日,綠色和平船艦「彩虹勇士號」遭到法國情報員放置炸彈,沉入水中。© Greenpeace / Brian Latham
1985年7月10日,綠色和平船艦「彩虹勇士號」遭到法國情報員放置炸彈,沉入水中。© Greenpeace / Brian Latham

和平抗議取得了什麼成果?

通過和平抗議,行動者在全球為人們贏來了過去幾乎無法想像的權利。例如,過去在英國,由於農村被富裕的地主佔領並用柵欄圍起來,因此在法律曾經禁止一般平民在此散步。如果沒有一群行動者在 1930 年代進行大規模入侵,如今當地的休閒活動可能是完全不同的光景。

然而實質的改變並不會在一次抗議後就發生,要改變法律、承認權利或承認社會不公,可能需要數年甚至幾個世代的時間。

2006年綠色和平行動者在巴西著名的基督雕像上展開倡議橫幅,呼籲全球政府保護全球生物多樣性。© Greenpeace / Daniel Beltrá

通過歷史的重述,您我可以簡化和理想化,許多人在與不公正的法規或社會結構鬥爭中做出的犧牲。然而與此同時,在審視當代倡議運動時,這些行動者為了爭取您我現在享有的權利背後,仍受到很多批評。

為什麼和平抗議有效?

和平抗議有效,因為它提醒您我並不孤單,這給了倡議者及行動者們希望。

想像一下,如果您環顧四周,認為現況看起來很糟,並對此感到失望與憤怒,那麼看見大批群眾及行動者支持與您立場相同的和平抗議,會讓您知道也有其他人在乎這件事情,這些人與您一起分享這些不滿,以及對更美好未來的期待。在引起廣大群眾共鳴的和平抗議裡,您可以與他人分享內心的負擔,也會得到支持,這些都可以讓您知道您不孤單,並得到繼續前進的勇氣。

2014年11月,為紀念海燕風災一週年,綠色和平、菲律賓氣候變遷委員會、國家青年委員會、地區組織「重建運動」等多個民間組織與菲律賓人民走上街頭,希望提高公眾對氣候變遷的認識,並要求世界領導人採取氣候行動。菲律賓人權委員會歷時四年調查,最終表示47家高碳排的化石燃料公司,必須補償受氣候變遷影響、人權受到嚴重損害的民眾。© Nathaniel Garcia / Greenpeace
2014年11月,為紀念海燕風災一週年,綠色和平、菲律賓氣候變遷委員會、國家青年委員會、地區組織「重建運動」等多個民間組織與菲律賓人民走上街頭,希望提高公眾對氣候變遷的認識,並要求世界領導人採取氣候行動。菲律賓人權委員會歷時四年調查,最終表示47家高碳排的化石燃料公司,必須補償受氣候變遷影響、人權受到嚴重損害的民眾。© Nathaniel Garcia / Greenpeace

這也是和平抗議有效的其中一個要點:和平抗議可以激勵人們大聲說出自己的想法,如果他們獨自一人,這些想法可能會因為不同於主流社會的價值,或法律規範,因而噤聲。

和平抗議之所以有效,也因為群眾力量,能夠讓普通人的聲音被有權勢者聽見。社會是不平等的,既得利益者擁有的權力,常使許多人無法獲得正義和基本權利。和平抗議可以通過提出不同的觀點,幫助大眾重新思考這樣的權力配置與社會系統是否合理。與此同時,和平抗議能夠啟發人們的想像:小小的抵抗可以成就大事,能夠創造不一樣的未來。這也能夠激勵無數其他人,站出來一同表明立場。

2020年10月,綠色和平於疫情期間發起全球串連,共有24個國家地區,57座城市,展開72項行動,要求當局正視氣候危機,成功促使歐洲環境、公共衛生和食品安全委員會(ENVI)投票決議將化石燃料支出排除在歐盟復甦計畫資金之外。© Greenpeace
2020年10月,綠色和平於疫情期間發起全球串連,共有24個國家地區,57座城市,展開72項行動,要求當局正視氣候危機,成功促使歐洲環境、公共衛生和食品安全委員會(ENVI)投票決議將化石燃料支出排除在歐盟復甦計畫資金之外。© Greenpeace

此外,和平抗議不一定要在街上進行,甚至根本不需要是實體行動,一些團體僅利用社群媒體的串聯力量,就能推動改變。

例如 2021 年 6 月,英國舉辦 G7 高峰會,7 大工業國於此討論健康、氣候與自然危機的議題。綠色和平借助科技突破疫情限制,出動 300 臺無人機,排列隊形投射光影創造 3D 立體的影像,以 9 種指標性的動物為主角,象徵來自世界各地的動物,要求各領導人必須為氣候和自然危機行動。

和平抗議一定得給人們帶來不便嗎?

和平抗議能夠達到作用,也因為它具有破壞性。如果一場行動不會為任何人帶來不便,那麼它很容易就會被忽略,也將不會改變任何事情。

2020年8月,丹麥行動者於法國道達爾石油(Total)營運的鑽油臺展置布條倡議,要求丹麥政府停止開發新的石油與天然氣。成功促使丹麥國會於同年12月宣布:將取消丹麥於北海海域,新的油氣田勘探和開採許可,並在2050年之前終止生產石油與天然氣。© John Murphy / Greenpeace
2020年8月,丹麥行動者於法國道達爾石油(Total)營運的鑽油臺展置布條倡議,要求丹麥政府停止開發新的石油與天然氣。成功促使丹麥國會於同年12月宣布:將取消丹麥於北海海域,新的油氣田勘探和開採許可,並在2050年之前終止生產石油與天然氣。© John Murphy / Greenpeace

破壞性的抗議活動將引起關注,為議題創造辯論的空間,並使人們關注人權、社會結構、法律制度、商業行為、環境保護等議題中的缺失。如果它不能被忽視,就很有可能對政府或企業造成壓力,使其必須做出回應,為不公義或不正確的策略負起責任。

這些行動改變了臺灣

過去十年間,綠色和平在臺灣進行的環境工作,多次藉由充滿創意的非暴力直接行動,成功喚起公眾的環保意識,並促使政府及企業在環境政策上做出改變。

新版白雪公主推動食品安全,不讓農藥上餐桌

2012年,綠色和平行動者打扮成白雪公主,因吃了殘留過多農藥的毒蘋果昏倒在超市,要求政府及企業重視農藥危害及食品安全。© Greenpeace
2012年,綠色和平行動者打扮成白雪公主,因吃了殘留過多農藥的毒蘋果昏倒在超市,要求政府及企業重視農藥危害及食品安全。© Greenpeace

2012 年,綠色和平行動者打扮成白雪公主,在超市拍下吃了毒蘋果而昏倒的照片,推動食品安全。經過半年遊說,於 2012 年 7 月獲得臺灣第一個食安成果:大潤發超市發出正式聲明,率先承諾禁用劇毒農藥,踏出友善農業的第一步,而後在眾多努力下,成功推動 6 大超市承諾改善食品安全,甚至設置履歷蔬菜櫃,您我至今仍然有感。

品牌旗艦店門口走秀,為時尚去毒

2012年,8位行動者於ZARA忠孝旗艦店門口走秀,倡議要求為時尚去毒。© Steven Vigar / Greenpeace
2012年,8位行動者於ZARA忠孝旗艦店門口走秀,倡議要求為時尚去毒。© Steven Vigar / Greenpeace

2011 年,綠色和平展開「為時尚去毒」全球專案,要求紡織業界無毒生產,淘汰如PFCs(全氟化合物)等有害物質。2012 年,8 位行動者扮起櫥窗裡的人型模特兒,於 ZARA 忠孝旗艦店門口走秀,表示不願意再繼續穿著有毒物質的服裝。在眾多支持者的關注,以及專案團隊極力溝通下,2017 年,包括 Zara、H&M、North Face、Adidas 等 80 個時尚品牌,占全球紡織業 15%,承諾去毒!

柔珠人倡議,守護海洋生態

綠色和平舉辦一連串的活動,與大眾溝通了解柔珠產品的危害,推廣減塑觀念。© Greenpeace / Chia-da Huang
綠色和平舉辦一連串的活動,與大眾溝通了解柔珠產品的危害,推廣減塑觀念。© Greenpeace / Chia-da Huang

2016 年,綠色和平與在地環保團體合作,共同要求環保署將禁用時程提前,並舉辦一連串的活動,如穿上「柔珠人」玩偶裝吸引大眾注意,溝通了解柔珠產品的危害,推廣減塑觀念。在發布報告、多方溝通之下,臺灣終於跟上全球腳步,更提前於 2018 年全面禁售添加微塑膠的產品。

新月橋攀爬行動,擋下深澳燃煤電廠

2018年9月14日,綠色和平行動者爬上新北市新月橋懸掛旗幟,訴求「撤回深澳」,拒絕興建高污染、高碳排的燃煤發電廠。© Hong-shien Chao / Greenpeace
2018年9月14日,綠色和平行動者爬上新北市新月橋懸掛旗幟,訴求「撤回深澳」,拒絕興建高污染、高碳排的燃煤發電廠。© Hong-shien Chao / Greenpeace

2017 年台電打算重啟興建深澳燃煤電廠,綠色和平與眾多臺灣在地團體多次表達疑慮,發布健康風險評估研究報告、發起線上連署,並組織攀爬隊行動者進行新月橋懸掛標語行動,強烈要求台電撤回此案。終於在 2018 年 10 月,政府正式宣布停建深澳,公眾聲音成功擋下高污染、高碳排的燃煤電廠!

具體化塑膠垃圾數據,推動超商龍頭承諾減塑

綠色和平於統一超商門市外倡議,行動者設置三座冰箱,裡面裝滿來自統一超商的塑膠垃圾,並揭露門市製造的塑膠總量。© Greenpeace
綠色和平於統一超商門市外倡議,行動者設置三座冰箱,裡面裝滿來自統一超商的塑膠垃圾,並揭露門市製造的塑膠總量。© Greenpeace

臺灣超商龍頭「統一超商」,製造一次性塑膠的速度與廣度極大,並對產業鏈具有影響力,2020 年 5 月,綠色和平將其選為重點倡議對象。2020年9月,綠色和平行動者在統一超商分店外,設置 3 座裝滿塑膠垃圾的冰箱,顯示該企業對減塑責任毫無作為。在來回溝通後,終於迎來了令人振奮的消息!2021 年 4 月,統一超商公布最新減塑目標:逐年減少 10% 一次性塑膠使用量,且規劃在 2050 年 100% 無使用塑膠。

創造一個更公平、安全的世界是長期運動,需要世代相續的努力,雖然無法在短時間內完成,卻能夠實現長遠的變革,例如您我習以為常的言論自由,以及更能保障人民權益的法規。和平抗議可能不會立即造成改變,但它正在發揮作用。

縱然環保是條漫漫長路,有您我持續支持與倡議,仍能看見公眾力量所帶來的改變。邀請同樣重視環境的您,一起加入創造改變的行列,推動政府及企業制定更加積極的環境政策,一同以行動,為您我與下一代爭取一個平安、永續的未來。

參考原文:Does peaceful protest work?

延伸閱讀: